搜索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全木门 >

产品中心
他们大多数是初中或高中生

类别:全木门   发布时间:2019-03-11 15:35   浏览:

  追梦的学生:成为“中韩练习生”后,特别优秀者可免学费,其他人一年学费多的高达约20万元。

  纠结的家长:相比学历,能力更重要,就算当不了明星,女儿以后回来当个音乐舞蹈老师也行。

  残酷的现实:成为练习生后,如有机会便可风光出道;如果等不到机会,也许所有努力都会付诸东流。

  12厘米高跟鞋、蓝灰色头发、桃红色嘴唇……在成都春熙路的一栋写字楼里,6个年轻女孩化着精致的妆容,脚踩“恨天高”,甩动头发,跟着音乐节奏快速舞动,像是成都版的韩国“少女时代”。她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,最大的18岁。当同龄人都在课堂上学习时,她们为自己的人生选择了另外一条路——休学,追逐心中的明星梦。

  在成都,有不少这样追梦的年轻人。在“当明星”与学业之间权衡,他们断然选择前者。在这里,拔尖的学员可以免费,而有的学员收费一年约20万元。

  “在韩国,13岁成为练习生年龄已不算小,不少练习生从小学就开始入行。”成都一家培训机构的部门负责人赵老师说,他们招收的全日制学生的平均年龄是16岁。

  跟着赵老师走进春熙路一处写字楼,刚出电梯,就听见韩流音乐声。6个年轻女孩正准备上舞蹈课,老师是来自成都某高校的兼职老师。女孩们化了妆,换上高跟鞋,人瞬间长高了约12厘米。走在木地板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。音乐一响,她们马上甩动头发,动作整齐划一。

  她们中,年纪最小的只有13岁,最大的18岁。在这里,“中韩练习生”团体的得意门生,享有不交学费、有单独的练习室等特权。在楼上,还有十几个全日制学习的同伴,他们一年的学费需要约20万元。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海选,来自成都、重庆、广州、云南等地的年轻人报名踊跃,“当明星”是他们的共同梦想。

  他们大多数是初中或高中生,也有少部分大学生,身上有个相同的标签——休学者。17岁的陈誉(化名)来自广东,高三休学。高高瘦瘦的他一头黄发,说话带点广东音调。“从小到大,父母觉得我特别不争气,做什么都做不好。这次我想证明自己。”陈誉说。

  赵晨(化名)今年14岁,留着齐刘海,妹妹头,肉肉的小脸上有两个小酒窝。“我成绩不好,在全班处于中下水平。”休学前,赵晨在四川师范大学实验外国语学校读初三,她摸摸自己的齐刘海,边说边笑,“你可以说我有点叛逆,但我就是不想读了,压力大,没意思。”